当前位置:首页 > 课件 > 信息技术课件 >
生物發酵變廢為寶無錫濱湖探索餐廚垃圾資源化處置

原標題:十噸泔水進去,一噸肥料出來

城市擴張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帶來日益嚴峻的餐廚“垃圾圍城”問題。降低“泔水桶”對環境產生的危害、甚至“變廢為寶”,一場減量化、無害化、資源化的生態戰役在無錫悄然打響。

生物發酵讓餐廚垃圾變廢為寶

7月27日6點30分,無錫市濱湖區馬山餐廚(易腐)垃圾處理站,一輛散發著刺鼻臭味的卡車緩緩駛來,負責人豐丹青立即迎上前去,熟練地指揮工作人員卸車。他的身后,一套餐廚垃圾處理系統發出低沉的作業聲。

一個月前,馬山餐廚垃圾處理站投入試運行。每天清晨,專用車載著前一晚從附近餐館收集的泔水來到這裡,經過稱重、除臭、破碎、分選、固液分離、油水分離、微生物發酵等十多道工序處理,變成可用於土壤改良和園林綠化的有機肥。“10噸泔水進去,1噸肥料出來,這個過程大概需要16-22小時。”豐丹青說。

濱湖區城管局副局長朱勝玉介紹,據不完全統計,該區每天產生的垃圾總量約在800噸,其中60%以上是餐廚垃圾。2016年,濱湖區在無錫率先實施餐廚垃圾再生利用試點,馬山街道小型餐廚垃圾處置站建成,日處理量2噸,服務於周邊7家餐館酒店。今年,日處理量20噸的榮巷桃花山餐廚垃圾處理站和日處理量10噸的馬山餐廚(易腐)垃圾處理站一期工程投運,全區餐廚垃圾處置能力大大提升。

餐廚垃圾的處置是世界性難題。記者採訪獲悉,目前,以高溫耗氧為代表的生物發酵模式逐漸取代傳統填埋或焚燒,為餐廚垃圾的無害處置和再生利用提供有益的探索。

收運“掉鏈子”,泔水去向不明

全新上馬的馬山餐廚垃圾處置站設施先進,為地區垃圾處理解決了大問題,可馬山環衛所所長王珂偉卻高興不起來:“垃圾收不上來,再好的設備也無用武之地。”

王珂偉告訴記者,按規劃,馬山處置站一期工程運行后,將在8月擴產,日處理餐廚垃圾8-10噸。眼下,處置站每天接收的餐廚垃圾隻有250公斤左右。

泔水收不上來,原因在餐館積極性不高。張先生在無錫一個人口密集的老住宅區旁開了一家小飯店,每天凌晨打烊后,他都會把一桶桶泔水交給一家私營餐廚垃圾收運公司。“交給私人不用出錢。”他告訴記者,政府部門目前對餐廚垃圾實行免費收集和處置,但從長遠來看,肯定是要收費的。對他這樣的小老板來說,壓縮成本最重要,至於這些私人公司是否具備營運資質,這些泔水又將流向何處,他無力問津。

記者採訪中發現,由於廚余垃圾的收運、處置缺少源頭登記和全過程管控,大量餐飲單位、賓館酒店、企事業單位食堂產生的廚余垃圾去向不明,由此帶來的環境和食品安全風險日益凸顯。

隨著處置能力的提升,濱湖區建立更加規范有效的餐廚垃圾收運體系。到明年底,該區餐廚垃圾處置規模將達到70噸日。屆時,區內大中型餐飲單位、賓館酒店和企事業單位的餐廚垃圾將基本納入規范的收運和處置體系。

推行垃圾分類,強化源頭治理

安全帽、口罩、護目鏡、手套、圍裙……“全副武裝”的龐勝華站在卸料池邊,手持釘耙往裡翻騰。池裡,堆著剛運來的餐廚垃圾,在高溫的炙烤下發出陣陣惡臭。記者在一旁隻站了幾分鐘,被熏得喘不過氣來。

65歲的龐阿姨是榮巷桃花山餐廚垃圾處理站的一名分揀工人。她的工作,是把玻璃瓶、塑料袋、金屬、一次性筷子等“異物”從餐廚垃圾中分揀出來。“這個天氣,4個人3小時能把一池垃圾分完,冬天1個小時就能干完。”龐勝華說得輕鬆,雙眼卻被汗水和臟水“腌”得通紅。

今年1月投運的榮巷桃花山餐廚垃圾處理站,目前基本滿負荷運轉。“最大的難題是分揀。”處理站站長袁周力告訴記者,分揀主要是將無法壓縮、焚燒和脫水的大件物品進行分離。目前,該站點共有10名分揀工人,每天要輪班工作8小時。

終端處置的難題,要追溯到源頭。在我國,垃圾分類剛起步。大多數餐飲單位,既缺乏垃圾分類意識,也缺少相應設施。而餐廚垃圾的主體——居民生活產生的廚余垃圾,分類更是無從談起。

為解決垃圾處置難題,無錫去年11月出台《關於全面推進生活垃圾分類的實施意見》,構建垃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置體系。到2020年,市區生活垃圾分類設施覆蓋率、“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收運覆蓋率均達70%。建立市區“餐廚(易腐)垃圾”全覆蓋處理體系。

濱湖區在餐廚垃圾處置上走在前列,目前全區共有107個小區實施垃圾分類設施建設,全區垃圾分類設施覆蓋率已達30%。今年下半年,濱湖區將完成57個小區和186個企事業單位垃圾分類設施建設。(馬 薇)

相关文章
推荐资源
热门资源
版权所有©2013-2014大渡口镇中心小学
制作与维护: ddxx E-mail:ddxxhfc@163.com
地址:纳溪区大渡口镇顺江街111号邮编:646329 办公电话:0830-4693204
蜀ICP备11001883号

川公网安备 51050302000023号